[创作] 纯情性技王(4)~(6)

楼主: vincent1985 (西斯机器人)   2016-08-14 22:29:21
纯情性技王(4)江南四大淫侠
浙江钱塘,春,乍暖还寒。
在匆忙逃出奉化,躲避官府追缉之下,
堤提必离家也将近半个月之久,
逃亡的路途漫漫无涯,
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原本就不多的盘缠,
现在也所剩无几,
原想打打零工赚取些旅费,
但在经济萧条的当日,
百姓生活拮据、缩衣节日以度日之际,
哪还有余力再聘请伙计呢?
某日,正当堤提必阮囊羞涩、心烦意乱之际,
他路经一间大宅门前,
见到门前围观了不少乡民在看热闹,
不禁好奇心作祟,也挤进了人群之中。
只见一瘦矮男子身着青衣,被成群乡民团团包围,
他扯著嗓子大喊著:
「来唷!来唷!来唷!
金赛家广发英雄帖,特请长工数十名,
待遇从优,保证钱多事少离家近,
睡觉睡到自然醒,意者请入内洽询。」
金赛=Kinsey SexKinsey=>原匿名帐号
围观的群众不禁嘘声四起。
「干!你勒装肖维?那乌假齁康欸代技?楼逮楼逮呀!」
虽然干谯归干谯,但是大家都是口嫌体正直,
报名处还是挤满了不少的人。
堤提必心头一想,当长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既可赚赚旅费,亦能避避风头,
毕竟俗话有云:「大树底下好遮荫。」嘛!
但大宅内挤满了报名的民众,
距离截止时间却剩下不多,堤提必不禁忧心了起来。
此时,一名脚踩夹脚拖,穿着似乎是蓝色制服的男子,
闯进层层人群,杀出一条血路。
「闪唷!闪唷!闪唷!撞到不负责喔!」
堤提必见状,大喜过望,尾随着男子挤进人群之中。
面试的总管见到堤提必,开口便问:
「年轻人,你为什么想来金赛家工作?」
「在钱塘世家大族金赛家工作是我的梦想。」
「这个,钱塘世家大族可不只我们一家啊!」
「不,只能是金赛家。」
堤提必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继续说道:
「我家原先也是地方望族,
才在不久之前,父亲被人诬陷了,
我们家也被逼得快要……」
「等……等等,这台词似乎有点熟悉,
你该不会还要来个‘十倍奉还’吧!」
「……被抓包了。」堤提必尴尬地搔了搔头。
「面试面到会被抓包,是不被允许地,
本来应该踢你出局,
不过念在你有些创意够噱头,就破例录取你吧!」
就这样,堤提必顺利进到金赛家担任长工,
不过面试的总管似乎很是赏识他,
加上曾经在师塾念过几年书,
没多久时间,就被总管推荐,
升职担任员外独子的高级伴读书僮。
这天,堤提必新官上任,
哼著杭州小调,踩着轻快步伐踏进后花园。
不愧是大户人家,
后花园也不输过往堤家的气派非凡,
处处尽是蓊郁苍绿的树木,
凉亭假山小桥流水更是多不胜数,
却又浑然天成有如仙境一般,
漫步其中,总能发现不少惊喜。
正当堤提必心中暗暗称赞不已,猛然抬头一看,
却发现眼前的拱桥栏杆上坐着一个身形憔悴的男子,
失神落魄地唸唸有词。
堤提必走近男子,只听见男子不断地重复一个词:
「东抠、东抠、东抠啊!东抠、东抠、东抠啊!」
堤提必心中满是疑问,正准备开口询问时,
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别理他!」
堤提必猛然回头一看,是当天闯入面试会场的大叔。
「什么大叔?你可真没礼貌,
我可是有名有姓的,
不过你还是叫我zoeforce就好。」
「蛤?周佛斯?原来是周先生啊!失礼失礼。」
「……是zoeforce!zoeforce!zoeforce!」
「为什么要重复三次?」
「因为很重要,所以要重复三次。
算了,看你也不像懂洋文的样子,
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不是大叔就好。」
「眼前脚踩夹脚拖,一边抓着胯下的男子,
怎么看都是大叔啊!而且还是个猥琐不已的大叔。」
堤提必在心里想着。
大概是看出堤提必心中的想法,大叔说道:
「你可别小看我,我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
喊水会坚冻、喊鱼会落网,
性技谱上排名第二,人称江南西斯王、四大淫侠居首的‘南舔’。」
「真是失敬失敬,久仰兄台大名,
不知性技谱上排名第一的是谁?」
「这你不知道?人称‘西斯性技王’,
性技传承两千多年的堤家当主─堤沙也加啊!」
大叔舔了舔唇继续说道:
「传闻说,只要他伸出两指,
轻轻往天空随意拨弄两下,
天空便马上乌云密布、潮到出水,
所见之处皆成水乡泽国。
示意图:http://imgur.com/1yPFmNp
现今传承的众多性技流派,源流皆可推至堤家,
相传最古老的房中术的书籍,
也是堤家始祖提拉米苏写下的。」
堤提必心头一惊,原来父亲果真如此厉害,
虽然从小在家便有不少就近观摩的机会,
也略可知父亲性技不凡,
但从别人口中听闻称赞父亲的性技之高超,
这还是头一遭。
「只可惜前阵子他遭人诬陷入狱冤死,
还没能与他决一高下,实在令人叹息不已啊。
可怜一代性技宗师下场如此凄惨,唉……
对了!小子,还不知道你叫……」
担心自己堤家后代身分曝光,
于是堤提必连忙说道:
「那周叔,你说你是江南四大淫侠之首,那其他三位呢?」
Zeoforce捻了捻胡须,
虽然他根本没有胡须,缓缓说道:
「我们江南四大淫侠分别是东抠、西吹、南舔、北含。」
「欸?怎么没有‘吸’?」
「喔!因为他最早挂啊!
中神吸原先是我们五人之中功力最高的,
只可惜有次与东瀛妖女大战时,不幸壮烈牺牲了。」
Zeoforce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
「那个死状真是凄惨啊!当我赶到现场之时,
他早已气如游丝、七窍流洨,
无力地手指了指东瀛妖女,
缓缓说了遗言,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中神吸大侠遗言是?」
「这鲍……有毒。」
「……真是难为中神吸大侠了。
那南舔大侠你后来有跟东瀛妖女决一死战吗?」
「当然……没有啊!小命要保嘛!
再加上我亟欲将中神吸从战场上带出,
所以我只是往妖女喷了点洨,然后转身便跑,
也幸好妖女在与中神吸大战之中也受了重伤,
无力展开轻功追赶我们。」
堤提必垂下头,不禁感叹而道:
「唉……愿中神吸大侠在天之灵,能够不要再吸到毒鲍了。」
「其实四大淫侠中,还有一位也在这儿。」
「咦?南舔大侠说的是?」
Zeoforce伸出手指了指前方。
「诺,就是他。」
「就……就是他?这个一直唸著‘东抠东抠’的人?」
堤提必不禁惊呼了起来。
究竟为何身为四大淫侠之一的东抠,
为何落得此番下场?
欲知详情,还请见下回分晓。
============================================
纯情性技王(5)东瀛妖女的阴谋 性技王觉醒
Zeoforce闭上了双眼,缓缓说道:
「你可知你现今在金赛家的职位为何?」
「知道啊!员外独子的伴读书僮嘛!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堤提必挺起胸膛,很是得意。
「员外独子名叫?」
「姓金赛,单名一个玉字。」
「那你可知金赛员外,也就是小玉的爸爸是性无能?」
「这我略有耳闻,毕竟大家都‘玉爸不能、玉爸不能’的叫。」
「那你可知为何金赛员外年少有成,却是个性无能?」
「……这我不知。」
「那你可知金赛夫人的真实面貌?」
「……这我亦不知。」
「那你又可知为何你年纪轻轻,总管便将你升到伴读书僮,
而且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大侠,我还真不知晓。」
「年轻人,你这都未知通晓,
还竟敢踏入这龙潭虎穴!你真好大胆子!」
Zoeforce用力拍了拍堤提必的背,让他不禁口水呛到。
突然,堤提必双脚跪地,低头说道:
「南舔大侠,看在晚辈初出茅庐的份上,
还请大侠多多提醒指点。」
Zoeforce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堤提必,
缓缓闭眼说道:
「当年,中神吸与妖女一战,其实还有后著。」
他舔了唇润了润,继续说道:
「妖女经此一战后,元气大伤,
在我们布满各地的眼线之下,仍然逃往国外去了。
正巧这时,江苏陈员外么女小雯,
独自前赴美国克里夫兰留学,
在国外开放的思想薰陶之下,
很快地,她也与一名男子相恋坠入情网,
但不久随即分手,原来这男子只是想玩弄她的肉体!」
「……大侠,你要不要擦一擦嘴?口水都滴出来了。」
接过堤提必递过来的草纸,
擦了擦嘴,Zoeforce继续说道:
「伤心欲绝的小雯,从此自甘堕落,
反倒开始游戏人间、玩弄痴情处男起来,
这事儿可不是我胡乱说道喔!
这可是传遍了整个社交园,众人皆知的事。
更由于她本姓陈,洋名为萝丝,
又在克里夫兰唸书,大家还帮她取了个浑名。」
「什么浑名?大侠别卖关子了!」
Zoeforce闭起双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CCR,也就是Chen Cleveland Rose的简称。」
「蛤?蛤?蛤?吸吸啊?」
「是CCR!CCR!CCR!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见堤提必一脸狐疑的样子,Zoeforce不禁叹道:
「算了,反正你也不懂洋文,我生气又何必?
我还是将故事说完吧!」
「话说东瀛妖女在大战过后,肉身早已残破不堪,
正四处寻求一个新鲜肉体附身,
让她调养生息、养精蓄锐;
而这时年轻娇嫩欲滴却又淫乱不堪的小雯,
正与妖女一拍即合!
可怜陈家么女,便成了妖女的牺牲品。干!这个婊子!」
而说到「娇嫩欲滴」一词,
Zoeforce不禁又口水直流,滴得脚盘都是。
「……大侠,草纸。」
Zoeforce接过草纸,擦了擦波涛汹涌的口水。
「留学归国的小雯,也就是元神避于其内的妖女,
没多久就在他父亲的安排之下,嫁给了金赛员外。
当日新婚之日,洞房花烛夜,
金赛员外望着小雯水嫩白皙的肌肤,
不禁欲火焚身,玉茎勃然……」
「等……等!大侠,
你怎么突然变成天桥底下讲起淫秽事儿的说书人了?」
「……反正当天夜里,这妖女就突然现形,
吓得员外软屌,这妖女还威胁他不可声张。」
「哈!是说员外也不敢声张,
这种乍听荒诞不经、可笑至极的事,
传出去叫员外如何在地方立足?」
「没错,这妖女也掌握了员外不敢四处张扬的心理,
更逼迫他要定期送上新鲜男子的肉体供她品尝,
让她能够采阳补阴,
通过房内之事达到体内的‘阴阳平衡’。」
堤提必不禁大惊失色,惨然叫焉:
「难……难道说?」
「没错,招募长工只不过是一个诈术,
这些招募进来的长工,
实际上不过是妖女用来进补身子的‘药引’罢了!」
Zoeforce歇了歇会,又继续说道:
「而这东瀛妖女更与日本军沆瀣一气,
鬼子在外攻打我大清边境、对我们施加压力;
而妖女则在内挑选众多青壮男子,
榨取其精华作其药引,供她修炼自身内力,
让我大清寥寥数年,
国境之内便无可与鬼子作战的男子。」
「……」
堤提必不禁哑然,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久,Zoeforce随即便正色说道:
「当然,这个阴谋还是逃不出我布满全国的眼线,
但当时我们痛失中神吸,
其余数人也有伤在身,一时无力与妖女再战;
不过得知这个惊天阴谋的东抠,
还是不听我们劝阻,
独自一人赶到这里,与妖女决一死战。」
「大战一触即发,
妖女将东抠的阳物塞其肉穴,
以骑乘位榨取东抠阳气,
当然东抠也不甘示弱,运起真气挺住玉茎,
与妖女对抗数个时辰仍持久不泄;
但妖女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种性技在她眼中不过破绽百出、雕虫小技;
也似乎是不太满意他的尺寸,
便用指头抠其菊眼,
使东抠的阳物顿时胀大数倍,
一时间无法招架妖女的前后夹攻,
精关一松,阳气顿时被妖女吸尽,
成了一个废人。不……说是人渣也不为过。」
东抠大侠似乎是听见了我们的谈话,
不禁惨然唉声尖叫:
「东抠、东抠、东抠啊!东抠、东抠、东抠啊!」
「其实他说的是‘Don’t 抠、Don’t 抠、Don’t 抠啊!’,
看来当日一战,对他留下不小的阴影。
不过你不懂洋文,说了你也不懂。」
「大侠指教的是。」。
「而众多药引之中,如果有会讲洋文的或是生肖属羊的,
更是能掳获她的青睐了!」
堤提必侧着头,不解问道:
「为什么最爱会讲洋文还有生肖属羊的啊?」
Zoeforce仰头大笑,放声说道:
「哈哈哈哈!那是因为CCR最爱吃羊肠嘛!这都不懂!」
随即便正色说道:
「而妖女会把这些人,
将他职务分到夫人近侍或者‘高级伴读书僮’,
以就近品尝食用。
顺带一提,我现在的职位正是夫人近侍。」
堤提必抖了抖身体,失声问道:
「那……那大侠你的处境不就十分危险?」
Zoeforce又拍了拍堤提必的背,大笑不已。
「你也不是吗?生肖属羊的年轻人!
别担心,我早已练成‘蓝面瘟神神功’,
此神功专克妖女至阴至极的先天功,
想必妖女也不是我的对手。」
不出数日,
堤提必听闻Zoeforce被夫人召唤入房服侍,
心想大事不妙,
也不顾自己性技尚未修炼完成,
便三步并作两步,杀气腾腾闯入夫人寝宫。
一入寝宫,见到四处洨液斑斑、不堪入目,
堤提必不禁一阵心惊胆颤,
更瞧见宫中一人在内……
「吓!这哪是平日妖冶冷艳、柔情似水的金赛夫人!
根本就是生存在侏罗纪或是白垩纪的庞然巨兽吧!
这便是妖女的真面目吗?
真让人佩服中神吸和南舔大侠的胃口之好。」
堤提必心中如此想着。
「干……我错了,我可以重来一遍吗?」
堤提必话才说完,转身便想拔腿逃离寝宫。
但天不从人愿,恐龙虽然庞大,
但动作却可不迟缓,一下子就把他抓了回来。
堤提必大惊失色,不禁又想夺门而出,
但不知什么时候,房门早已上锁!
「干!这是密室强暴事件吧!
男子汉大丈夫,妳现在先放了我,
改天我有机会再回来好好干妳。」
「嘶……嘶……嘶……」
妖女恍若未闻,只是对空喷了点火,
原本镶金砌玉的屋顶顿时焦黑一片。
「干……难道我的第一次真的就要屠龙吗?
早知道就拿些钱,去隔壁青楼找名妓李湿湿去了!」
「小伙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
身为堤家性技唯一传人,我还正想斩草除根,
想不到你竟然自个儿送上门来、作茧自缚,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
妖女又喷了喷火,大吼说道:
「我就是好事做到底,临死前赏你一个痛快!
你父亲被人诬陷,私吞山西布政司五千两白银,
也是我在朝廷的人马暗中所为。
这样你可通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
「……」
堤提必气得全身颤抖,但嘴里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嘶……嘶……嘶。我要开动了,啊……」
妖女伸出巨爪,一把把堤提必裤子猛力脱下。
微米大小的肉肠,在空气中轻轻飘荡。
「干!怎么那么小?」这句话是妖女说的。
「……」堤提必侧过身去,流下耻辱的泪水。
「算了!无鱼,虾也好,虽然是小鸡鸡,
但是塞塞牙缝也还过得去。」
堤提必受到如此屈辱,顿时想起Zoeforce!
堤提必止不住全身的颤抖,依旧正气凛然说道:
「妳这妖女!妳把南舔大侠怎么了?」
妖女失声笑道:
「南舔?你是说江南四大淫侠的南舔?
他蓝面瘟神神功可还是修炼不到家啊!
哈哈哈哈哈!堤提必,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话刚说完,妖女随即目露凶光,张开血盆大口……
不,是张开她的血盆巨穴,将堤提必的微米肉肠塞进穴内。
「堤提必,我要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么杂碎!」
侏罗纪?白垩纪?
等到血盆巨穴一接近,穴内冰冷的气息直涌心头。
「我错了……原来这儿是寒武纪。」
眼见微小的肉肠在巨龙体内抖动,
冰冷的寒气更让肉肠缩至奈米大小,
堤提必不禁悲从中来,
缩紧菊眼儿,低声哼起歌来:
https://youtu.be/yUuv5JDvFgA
妳用浓浓的嗓音说一点也没事 反正又肥又肿才是龙的本质,
一个人猎食也许更有意思 和他真正结束才能重新开始。
几年滥交的日子换破麻两个字 妳却严格只准自己湿一辈子,
看着妳努力想潮吹的样子 我的屌像大雨将至那么潮湿。
我们可不可以不用干? 当龙太重腿太酸无力承担,
就算现在男人很流行屠龙 好像什么品种都知道该怎么干。
我们可不可以不用干? 当屄太松屌太小无力再战,
难道不能坦白的放声哭喊 要从龙穴塞进奈米屌很痛很干。
(更多更详尽歌词 在 ※ 机器人歌词网)
「嘶!嘶!嘶!被干就被干!还在那唱三小?
乖乖地让我吸干你的阳精,安心地投胎去吧!」
「想不到堤家性技搭配唱歌跳舞竟然没有搞头……
真是太小看这妖女了,我这该如何是好?」
正当堤提必意识越来越模糊、即将昏厥过去之际,
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孩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是父亲的声音。
受到父亲的声声勉励,堤提必心头一振,
随即运起浑厚真气,与妖女至阴至极的先天功对抗。
(王重阳 我对不起你...)
但堤提必毕竟是第一次体验男女房中之事,
许多地方还不得要领,
眼见妖女慢慢吸取他的阳气,让他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堤提必想起离开师塾前,洛红师父的再三叮咛:
「堤提必你听好,性技要领不过仅寥寥二十字,
但真正能体悟此言的,便只有你,堤家的唯一传人。」
「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堤提必再次运起仅剩无几的真气,唸起性技要领起来。
而原本模糊的意识,眼前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顷刻间,原本奈米等级大小的肉肠,
瞬间伸长膨胀,尺寸竟达三十公分之长!
原本压在堤提必身上的妖女,
不禁娇喘一声,倒在堤提必的怀里。
当然,由于实际上巨龙体积庞大,
这一倒便压得堤提必差点喘不过气来。
但妖女也是修炼千年,也不是好惹的家伙,
见到此一情状,便加快速度前后摆动了起来。
「看你还有何办法可解!」
话甫说完,肉穴有如黑洞似的,
彷若要吸尽天下万物一般,
即便已得性技要领的堤提必要渐渐支持不住。
眼见就要败下阵来,步入前辈后尘的堤提必,
耳边又响起熟悉的声响: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经过洛红千锤百炼的鞭策,
房中术的身法早已深刻地铭记在他心中。
虽然原先有巧妇无米之炊之叹,
但越是在危及之际,
堤家的传人越是昂首挺拔、无坚不摧!
彷若身体本能般的,堤提必口唸性技要领,
配合身法不停地向上突刺。
「啊啊啊啊啊!
顶到肺了啦!顶到肺了啦!
啊啊啊啊啊!会不会死掉?」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小雯就快被你插成‘废雯’了啦!」
啪啪啪啪啪啪!
「哼哼哼哼!求饶是没有用的!
我佛妳!」
啪啪啪啪啪啪!
「大侠饶命啊!
我知道错了!再插下去,我真的会变成‘废雯’,
即使你不可怜我,
也要可怜可怜这副身体原本的主人啊!」
正当堤提必心头一惊,
原本强硬的态度要为之软化之际,
只听见穴里传来一道宏亮的声音:
「不可以!为了大清千千万万个子民,
你务必将此妖女魂!飞!魄!灭!」
堤提必气得全身发抖,
用力地拍打妖女屁股,拍得整个房间啪啪作响。
「马的,差点听信妳这妖女之言!」
堤提必再次口唸要诀、运起身法,
继续向妖女魔穴猛烈突刺。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
虽说如此,但堤提必却一直找不到突破口,
迟迟无法给这妖女致命一击。
突然,堤提必想起刚入学的时候,
洛红在教室内所作之事……
教室里一片黑压压的,
一群学生男男女女皆站立微弯著身子,
围绕在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身旁,
大家都好学地拿出纸笔抄写笔记,
仔细观摩著男子的一举一动。
而瘦高男子光裸著下身,
压在一副有如精雕细琢、光滑紧致的娇嫩肉体上,
下半身就像教堂内的钟摆,
不停地挺腰摆动。
抽插抽插抽抽插插,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堤提必满心狐疑不解,
抬头看了看父亲,
只见父亲捻了捻已花白的胡须,
神情很是专注地望着教室内的男子,
口中喃喃自语着。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瘦高男子边猛力抽插边向学生们提示动作要点。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啊啊啊啊啊啊……句子。」
说完便将一条肉肠向上拉出,
瞬间,触目可及之处,皆是一片惨白,
喷得桌上、椅上、教室内的石板、围观的学生脸上尽是。
堤提必猛然一惊、豁然开朗,
原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冥冥中自有定数!
「父亲、师父!我终于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堤提必对身上的妖女大吼:
「妖女,现在我已习得堤家真传,
如今,我就要为诸位前辈、大清国的子民,
替!天!行!道!」
说完,便提起毕生功力,
全数真气聚其阳物,口唸性技要领、运起身法,
务求毕其功于一役!
「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啊啊啊啊啊啊……句子。」
话甫说完,只听闻一阵轰隆巨响,
房内四处尽是一片惨白,仿佛来到北国一般。
「聚积多年的童子洨,反成了最大杀着,
妖女的胸膛被贯穿一个大洞,
洞内还不停地流出浓浓腥臭液体,
想必不死也元气大伤,
看来妖女的阴谋已经破灭,
我等收复大清江山便是指日可待!」
堤提必在心中如此想着。
堤提必身后传来一阵宏亮的声音:
「还太早了!」
堤提必回头一看,原来是Zoeforce!
堤提必用力抱住他,兴奋地叫道:
「大侠!你还活着!」
「方才我与妖女一战,不慎被她淫穴吸入,
里头漆黑一片,有如黑洞一般,
幸好你将妖女制服,我才能从这魔穴逃离而出。」
Zoeforce舔了舔唇,继续说道:
「这妖女虽然元气大伤,
但鬼子军早与朝廷内的走狗勾结,
密练十个师的淫女大军,我想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说到这儿……」
Zoeforce双手将堤提必推开,
双脚一跪,低头便是要拜。
「大侠,你这是?」
「你跟我萍水相逢,这等事儿你原先不必插手,
但你仍奋不顾身救了在下。
更何况,你是奉化堤家的唯一传人,
即使你不想承认,我也当是你招了!」
「南舔大侠,你这又是何必?
此等国家大事,岂可一同而论?
再者,大侠对我敞开心胸、彷若挚友,
我等当然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
「好!那你去死一死吧!」
「蛤?」
「没事,没事儿,我胡乱说说罢了。」
「欸!你们是要讲多久啊?怎还没我出场戏分?」
两人一惊,猛然回头一看。
是东抠。
「东……东抠,你怎么醒了?」
Zoeforce大吃一惊,看来东抠的苏醒在他意料之外。
「方才这位小兄弟,运起三十公分巨屌,
真气冲破妖女先天功的箝制,
原本聚积在我体内的阴气就差不多散去十之八九,
再加上我不自觉地吞了些小兄弟的童子洨,
体内阴阳调和、经脉舒张,
现在我可是完全清醒过来,只差还未能运气练功。」
「那真是太好了!
东抠大侠能够与我们并肩作战,
实乃我大清国全体子民之幸。
但我等闯下大祸,失手错杀夫人,
想必员外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我们。」
毕竟堤提必年纪最小,人生经历尚浅,
遇到事情手脚便慌乱了起来。。
「你想太多了!你为员外除去心腹大患,
他高兴都还来不及了!怎还会怪罪于你?
等著看吧!我想消息也差不多传到员外那了,
我们还是快点梳洗更衣,准备晋见员外才是。」
Zoeforce笑了笑,
双手搭著旁边两人的肩,梳洗更衣去了。
==========================================
纯情性技王(6)轻装赴京
当晚,金赛府内,
静的鸦雀无声,仿佛午时的大战不存在似的。
叩叩叩…
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传进书僮厢房。
甫经历一番恶斗的堤提必,
自然是止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
在床上翻来覆去很是烦耐,
听闻敲门声,便弹簧般地从床上跃起。
「谁?」堤提必身贴纸门竖耳倾听。
「先生,是我呀!」门外传来一阵尖细高亢的嗓音。
「你哪位啊?」堤提必狐疑问道。
「欸!啊!你猜猜。」
「……可以不要吗?」
「……我是员外的心腹。」
「喔!原来是心腹大人,久仰久仰。
不知心腹大人深夜孤身一人前来此地有何贵干?」
门外之人压低声音说道:
「员外有密令,要大人速至书房一趟。」
不消一刻钟,员外心腹便领着堤提必来到员外书房前。
「老爷,先生来了。」
心腹敲了敲门,压低了嗓音说道。
「请他进来。」
「先生,请进,请恕小人告退。」
于是堤提必便推门进房,
只见房内摆设雅致却不奢华,简单而不铺张,
右侧是悬挂一幅题字,
堤提必虽然没有对书画涉略不深,
但也能猜知是某个大家的墨宝;
左侧则是一整面墙的书柜,摆满了员外钟爱的藏书,
而坐在前方书桌后的,便是金赛家的主人──金赛博士。
而书桌边伫立著两名高瘦男子,堤提必想都没想也知道是谁。
「大叔、东抠大侠。你们也被叫来了?」
东抠侧着身子,微微向堤提必点了点头,
Zoeforce则是用力拍了堤提必的后背。
「干!拎背干屋架捞?」
「亲切嘛!」堤提必笑了笑。
正当Zoeforce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之时,
坐在椅上的金赛员外,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多谢三位鼎力相助,为我除去这心头大患。
既是有恩之人,那敝人也不怕三位见笑了。」
员外笑了笑,继续说道:
「这妖女着实阴狠,
在外不惜残害众多青壮男子,
毁我大清两百多年基业,
助海外蕞尔小国吞并我朝;
对内则是让敝人惧怕万分,害得我可是不能人道,
夜夜垂泪至天明,大侠之功,不可说是不大啊!」
「不敢当,不论是为了百姓,还是为了国家,
锄恶惩奸是人人必须去做的,员外过奖了。」
堤提必抱拳说道。
「嗯……啧……」
金赛员外紧皱着眉头,不禁沉思了起来。
「员外有何忧愁?可否说来听听,让吾等分忧解烦。」
「其实是不知如何开口,毕竟大侠对我有恩,
但敝人在钱塘一带也算是有头有脸,
此等事儿传出去也怕是不太好听,
若我继续留各位在府内,恐遭人闲言冷语。」
「员外勿忧,吾等三人此刻便星夜离去,员外大可放心。」
「真是对大侠们不好意思。
为聊表敝人心意,这点心意还请笑纳。」
原本盖在桌上的缎绸被掀了起来,
现出了底下的东西──是五千两白银。
「这……这我们怎好意思收下!」
「此言差矣,各位此一离去,
也需盘缠在身,有些银两在手总是比较方便做事。」
「这……」
堤提必还想开口推辞之际,马上被Zoeforce伸手打断说话。
「唉,你就收下吧!不要白费员外的一番心意嘛!」
「那就多谢员外的厚爱了。」
「诸位离开钱塘后,若没有落脚之处,
可至京城找我一位老友,大家都唤他作‘爱伦Jr’,
向他报上暗号后,再交给他这封信,
他便知晓是我介绍来的。」
员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交至堤提必手中。
「敢问员外,暗号是?」
「不是不给干,而是不想给你干。」
「这……这三小暗号。」
堤提必、Zoeforce、东抠三人简单收拾行囊,
星夜离开金赛府。
从钱塘至京城约有三千里之遥,
三人日夜兼程,一日不过行百里之谱,
加上身为江南四大淫侠的Zoeforce、东抠两人名气甚大,
行至途中常常有饥渴妇女要求单挑一战。
「咩修干某?出来单挑啊!」
饥渴妇女冲至两人面前,
撩起裙䙓实行野外露出,露出鲜嫩多汁的生猛海鲜。
有时则是躺在大路中间,双腿大开,
拼命用拳头抽插自身湿到淫水四溅的骚穴,
娇喘不已地说:
「妹妹湿湿的!跪求大鸡鸡插插。」
抑或是娇羞地递上书信,
但是用赤裸的下身,拼命摩擦两人裤档,
附着耳旁轻声说:
「有新进约砲信件还没看,信箱快爆炸囉!」
或者是在人群之中,拼命举高双手大喊:
「我爱东抠!我爱东抠!选我选我选我!」
被纠缠不放的二人只好停下脚步,
挺起阳根满足蜂拥而至的众多淫女。
有时人数过多,场面即将失控之际,
堤提必还得帮忙指挥秩序,
甚至下场帮忙解决一些欲火焚身的女子,
场面之盛大,不下过往刘备长坂坡之役,
带着十余万军民撤退的浩荡队伍。
等到三人好不容易摆脱众家痴女来到京城,
已是一个多月后的事了。
当三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京城,
都不禁为北京城的壮阔雄伟赞叹不已。
当时的北京城可分为内、外两城,
内城包含皇城、紫禁城等宫邸,
是满族八旗之人的居所,汉人则大多居于外城,
而西郊则有大片的皇家园林,
城池规模之宏伟,规划之严整,
设施之完善可说天下第一。
三人来到外城内的一个行陌,
一个拐弯便踏进了热闹的市场。
两旁不断传来摊子叫卖的吆喝声,成年人的谈话,
总角垂髫的嬉闹,黄发耆老的低嗓,
当然也少不了倚在窗口,挥动着丝巾,
招揽著客人的青楼女子的娇笑媚语。
三人卖力地挤过层层人群,来到一幢楼房之前,
眼见这楼房宽约略等同三人开臂之总合,高则有三层之谱,
外观典雅幽美,与座落在周遭的普通民房回然不同。
三人面面相觑,杵在门前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Zoeforce胆子大了点,
踩上石阶,用力地敲了敲门。
「谁?」
是高亢有力的嗓音。
「我们是金赛员外介绍来的,
想要找一位叫做‘爱伦jr’的先生,
员外说我们来到京城,可以投靠他。」
「报上暗号。」
「不是不给干,而是不想给你干。」
「嗯,没错,你们把信塞进门缝,让我看看。」
堤提必从怀中掏出介绍信,塞进门缝,
不许久,楼房的门便被人开启,从门后边走出一人。
只见此人约七尺之躯,
身穿棕色马褂,头顶着小圆帽,
有着一副白净脸儿,眼睛炯炯有神,
有着一副灿烂的笑容,着实让三人顿时放心了不少。
「我就是爱伦jr,久候三位多时,欢迎欢迎。」
究竟爱伦jr是何等人物?他的出现,
又会对堤提必波涛汹涌的人生,掠起什么样的涟漪?
欲知详情,还请见下回分晓。
作者: opppp (( ̄▽ ̄)/一试成主顾m)   2016-08-14 22:31:00
欧欧欧欧欧欧欧
作者: rockbluer (黑羽飞)   2016-08-14 22:58:00
阿阿阿阿阿阿阿
作者: skill0000 (skill0000)   2016-08-14 23:05:00
推一个清流
作者: cckcc (红心点)   2016-08-14 23:25:00
有种看港式三级片的流畅。
作者: akira22021 (赖青)   2016-08-15 00:00:00
作者: samson5441 (上海漂泊)   2016-08-15 00:44:00
推推推
作者: JenniferG (行動代號:珍妮佛)   2016-08-15 02:16:00
图是啥小啦干 还偷偷消费allen大XDDD你把他放进哪里-/////-
作者: srwcc (老马)   2016-08-15 05:48:00
作者: owl2006 (owl)   2016-08-15 08:53:00
推哦!哈
作者: Diversify (小衲~)   2016-08-15 13:28:00
老纳怀念AllenJr
作者: Ripple   2016-08-16 08:17:00
很不一样的现代武侠,期待下回
作者: ghostghost (尼欧)   2016-08-16 10:15:00
这创作一定要推!

Links booklink

Contact Us: admin [ a t ] ucp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