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 纯情性技王(1)~(3)

楼主: vincent1985 (西斯机器人)   2016-08-14 19:39:11
有人想看<<纯情性技王>>,我就贴上来了,
话说之前电脑硬盘爆炸,
我原稿都不见了......
还得去网络库存页面抓回来Q口Q
===================================
纯情性技王(1)性技王横空出世
堤家,是个历史悠久的姓氏,
始祖堤拉米,活跃于东周末年、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
以献策、辩论的说士(即纵横家)始见于史书之中。
后来,因献策协助秦王政,
凭借著与魏人张仪共同辅秦诛灭六国之功,
受封为太仆,食邑为「苏」。
(我知道秦朝是郡县制啦...
当初在写的时候一时忘记了...)
「苏」这个地方,约略是现今的浙江奉化市,
不同于秦王政好大喜功、暴虐无道,
受封于此的堤拉米却是勤政清廉、爱民如子,
苏地一带可说是稻香四溢、官民丰乐。
随着秦帝赢政的权力越来越稳固,
伴随而来的却是满遍全国的怨声载道,
看不过去的堤拉米便入朝觐见劝谏,
但此时的赢政早已不复当初的雄才大略、虚心纳言,
未听完他的上书便有如驱赶蚊虫似的要他速速离京,
不消数日,忧愤不已的堤拉米气急攻心而卒。
由于堤拉米受封于苏,
感念他功绩的乡民,都尊称他为「堤拉米苏」。
随着秦朝覆灭,
堤家为避免六国后代诛杀,
辞去官爵在地方上传授诸子之学,
其中以「性」学最为世人所知晓。
据传闻,原本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起初设立的是六经博士,
就是在过往五经的基础下,
再增设「性经」博士,
以表彰堤家历任当主推广性学之功。
但在当世大儒的董仲舒为首的满朝迂儒反对之下,
汉武帝只得被迫废除性经博士一职。
顺带一提,
堤家尽管是横跨数代的地方世绅,
也曾是入朝为官的名门望族,
却怎么也无法开枝散叶,
从始祖起便人丁单薄,
两千多年来都是一脉单传,
历代的当主无不为此烦忧不已。
清朝末年,浙江奉化溪口,堤家。
一道急促的哭啼声──
哇哇哇哇。
有个新生儿在这风雨飘摇的乱世中,
来到这人世,
他波涛汹涌的一生才正要开始。
这年是清光绪九年(西元1883年)。
=====================================
这时的堤家当主,堤沙也加,
虽已高龄七十余岁,
仍然风采依旧,性技不减当年,
广纳侧室、夜夜笙歌,
但号称三千的后宫佳丽却无一为他产子,
堤家上下好是烦忧不已,
深怕一脉单传的堤家将就此灭门灭族。
但幸好一名刚纳的侧室肚皮十分争气,
总算为他产下了一子,
老年得子的堤沙也加很是欢喜,
想为该儿取个不负家名、叱吒当世的好名,
正当苦思不已之际,
一名当世奇人,号称「许半仙」的道士正巧作客此地,
堤沙也加听闻消息,便请一个下人将他请了过来。
半仙一踏入堤家,
堤沙也加叫个婢女抱来爱子,
央求半仙务必为爱子批命取名。
许半仙端详许久,
脸色一阵纠结后又随之舒然,
看得在旁的堤沙也加心中忐忑不安。
半仙闭目沉思许久,
缓缓才说道:
「当主,我看你儿的骨骼精奇,
是万中无一的性爱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他了。
我这里有本秘籍,我看与你儿有缘,就十块钱卖给你了。」
「半仙,你别闹了,现在是要取名字。」
「抱歉抱歉,错棚了,可以重来一遍吗?」许半仙尴尬地搔了搔头。
此时,许半仙又弯腰端详,
脸色又是一阵纠结后又随之舒然,
看得在旁的堤沙也加心中更加忐忑不安。
「半仙,难道我子身负厄运,让半仙您不便批命取名?」
「....... 」许半仙依旧低头不语。
「半......半仙?」
「......拍谢,我有点想涝赛,哪里有茅房?」
「......从那个钢门左转,上面有编号1-3-4的牌子便是。」
「多谢当主。」
良久,半仙作完排泄动作后,又回到大厅继续端详该子。
「当主,我看你儿的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 」
「半仙,有无错棚?」
「非也非也,你儿确实是万中无一的性爱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他了。
但要记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半仙,你后面那句话是不是从别的地方抄来的?」
「......你儿将肩负四万万人的命运,
他日行走江湖,锄强扶弱,为社会服务,为国家捐躯,
为自由、爱自由,自由万岁...!」
「半仙,就叫你别抄了...... 」
「欸……这个嘛,根据命格,我将你儿取名为‘堤提必’。
提,提升也:必,务必也,姓加名便是务必提升堤家家名。」
「‘堤提必’是吗?真是个好名字,
我儿幸得半仙赐名,这点小心意不成敬意,请半仙务必收下。」
沙也加指挥下人,拿了好几个十块钱塞进半仙手中。
半仙只是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点云彩,翩然潇洒地离去。
但带走了所有十块钱。
备注:
干...以前超爱堤沙也加跟菅野亚梨莎的
虽然后者一直被叫史特龙...
========================================
纯情性技王(2)金牌催花手
七年过去,
时间来到光绪十六年(西元1890年)。
这年,
堤提必已是个整天快乐玩耍、无忧无虑的大孩子,
一副眉清目秀的青涩脸庞,
更让堤家上上下下的女人们疼爱不已,
老来仅得一子的堤沙也加更是捧在手掌心上。
无奈的是,
堤家祖训是不得由父亲直接传授性技给嫡子的,
依照惯例会交由历代当主的入门弟子所教导。
否则将会奥洨嘎骨,七窍流洨而卒,
这就是堤家被诅咒般的惨烈命运。
某天,沙也加牵着爱子的手,
来到村里一间师塾旁,
教室里传出此起彼落的赞叹惊呼,
以及一阵阵猛烈清脆的拍击声,
堤提必禁不起好奇心的诱惑,
忍不住踮起脚尖,趴在窗前观看。
只见到教室里一片黑压压的,
一群学生男男女女皆站立微弯著身子,
围绕在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身旁,
大家都好学地拿出纸笔抄写笔记,
仔细观摩著男子的一举一动。
而瘦高男子光裸著下身,
压在一副有如精雕细琢、光滑紧致的娇嫩肉体上,
下半身就像教堂内的钟摆,
不停地挺腰摆动。
抽插抽插抽抽插插,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堤提必满心狐疑不解,
抬头看了看父亲,
只见父亲捻了捻已花白的胡须,
神情很是专注地望着教室内的男子。
口中喃喃自语着:
「好师、好师……你总算成为个好老师了。」
堤提必这时还不知道,
教室内瘦骨嶙峋男子的摆动,
是蕴含着多少勃大茎深的道理。
「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瘦高男子边猛力抽插边向学生们提示动作要点。
「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啊啊啊啊啊啊……句子。」
说完便将一条肉肠向上拉出,
瞬间,触目可及之处,皆是一片惨白,
喷得桌上、椅上、教室内的石板、围观的学生脸上尽是。
堤提必一时惊讶不已,不禁腿酸脚麻跌坐在地,
但学生们好似早已见怪不怪,
只是伸出手掌,
用指尖沾了沾脸上的腥臭浓稠液体,
放进口中津津有味的舔著舔著。
若当时的堤提必会看时辰,一定更会感到惊讶,
教室内的男子竟已抽插律动长达两个时辰之久!
这是多么令人肃然起敬的伟大时刻!
「你,又淫了。」
沙也加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拉起仍跌坐地上的爱子,往教室门口走去。
教室内,男男女女的学生们,
正拿起扫除用具卖力打扫著,
刚才那位男子则坐在门边闭目养神。
「红。」沙也加拍了拍男子的肩。
男子像是触电般地从椅上弹飞起来。
「师父。」说完,正马上要抱拳作揖、双脚跪地而拜。
「……地上还有洨,先别跪了。」
沙也加抓住男子的双臂,制止了他。
「师父,怎有空莅临敝校指导?」
虽然跪拜不成,但男子仍然微弯著腰,抱拳作揖以试敬意。
「别这样,你我师徒二人何必客套?
想当初你在我门下学成之际,
也还不过是个一事无成的纨裤子弟,
想不到现在,你开了间‘百万洨学堂’,
做起了作育淫才、春风化雨的事业来了。」
「师父,这都多亏你教导有方,
想当初我不过是一介淫棍,在洛阳辣手摧花不少女子,
幸得师父将我从罪孽深渊拉出,
现今有所成就也无法报答您的再造之恩。」
红,姓洛名红,人称「金牌催花手」,
在他瘦骨嶙峋的体魄下,有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十五年前,在洛阳一带,
出现了一个以淫辱女子、迷奸破处为乐的淫棍,
凭借著自己是富商之子的身分,
以钱财利诱或下药诱拐等手段摧残了众多女子,
但在沙也加与洛阳缉勇大队(现在的警察)锲而不舍地蒐证追捕,
好不容易让他俯首认罪,
洛红父亲则花了大笔金钱将爱子免除牢狱之灾。
依照大清律令,
原本洛红应该被送至寺庙,
将以和尚身分度过余生;
但苦无弟子传宗立派的沙也加却一眼看中了洛红的潜质,
加上洛红早已大彻大悟、痛改前非,
于是在沙也加的保证及八府巡按包大人的同意之下,
洛红便成了堤沙也加的闭门弟子。
「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师父前来,是有事相求。」
沙也加将堤提必拉了过来。
「啊!这是堤提必吧!真是好久不见了,
上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想不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话刚说完,洛红伸出快手,解开了堤提必的腰带,
随即,一个微米大小的小肉肠暴露在众人面前。
「啊……这里反倒缩得更小了。师父,这……」
洛红大惊失色,侧着头看着沙也加。
「唉……我沙也加身负一世英名,
在江湖上也是有性技王之称号,
想不到老年得子却是个微米屌!」
原本风采不减的沙也加,竟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个担忧爱子的慈父,
颤抖的身躯看起来竟有些憔悴。
而堤提必像是被吓傻了样,
光裸著下身,微米肉肠随风飘荡。
「师父别忧,徐半仙不是说过,
堤提必的骨骼精奇,
是万中无一的性爱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他了。
虽然半仙总是疯疯癫癫、老是涝赛,
但他料事如神,我想师父不必挂忧。」
「啦……逝去感情如何留住,
半点痴情遗留殊不易,更多凄凄惨惨的遭遇,
我不知道……王八啊……蛋……啊!」
「师父,你错棚了。」
「……」两人静默不语。
良久,洛红才缓缓开口道:
「师父,不如就将堤提必留下,让我好好指点指点一番。」
「如此甚好,我正不知如何开口相求呢!」
沙也加尴尬地搔了搔头。
「师父何出此言?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
既是师父要求,弟子必将不负期望。」
「那堤提必就托付给你了!」
沙也加紧握著洛红双手,老泪纵横的他,
现在竟看起来衰老不少。
沙也加转过身来,向堤提必嘱咐几句,便离去了。
此时,堤提必正式成为洛红入门弟子,
而他波涛汹涌的性技王传说,才正要开始……
=========================================
纯情性技王(3)堤提必的求学时代
我绝对没有拿王冕来开玩笑...(才怪)
时间来到清光绪二十一年(西元1895年),
今年仍是个丰收的羊年,
但此时的大清帝国却已是风雨飘摇、摇摇欲坠,
不断的内忧外患让许多人家颠沛流离、妻离子散。
不平等条约的签定、
数目庞大的赔款对人民生计产生了巨大压迫,
连带师塾的学生们也逐渐有人返家离去,
甚至连堪称世家大族的堤家也不免受了些影响。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
堤提必拜师洛红也有五年之久,
此时的堤提必俨然是个眉清目秀的翩翩少年,
身为堤家的唯一传人,
洛红尽毕生功力努力指导,
而堤提必也不负父、师之期望,
在百万洨学堂恣意挥洒他自身的才能,
性技有如飞跃性的成长,
尽管他的小鸡鸡仍然只有微米等级。
某天,百万洨学堂内,
男男女女都在清理地板上的腥臭液体,
正当堤提必拿着刷子准备帮忙时,却被洛红挡了下来。
「师父,地板还有洨,请让我们把它洗刷干净。」
堤提必推开洛红的手。
洛红伸手一抓,就把他抓了回来,
由于洛红身材比他高上不少,
让这个动作就好像老鹰抓小鸡般的滑稽。
「师父,早就跟你说过,
课堂示范的时候,当洨喷出来的时候,
你要对准的是课堂摆的肉便器,
而不是我们大家的脸上。」
「你跟我过来。」
堤提必使出轮转位移,想要闪避洛红的巨手袭来,
但却还是被一把抓起拎至隔壁的小房间。
一进房间,堤提必举头张望,
这房间没有油灯也没有烛台,
黑漆漆的一片让他十分不安,
黑暗中逐渐逼近的洛红身影,
在恐惧之下似乎成了最可怕的野兽。
「不会吧!虽然乳母胖姨总说我眉清目秀,很是可爱,
总想一口将我吞下,
但是师父应该对男色没有兴趣吧……」
堤提必心中不停思索,虽然他外表看似冷静,
但抖动的身躯却透露了他的紧张。
洛红露出浅浅的微笑,缓缓地向堤提必走近。
「不会吧……师父!你…你你你,好吧!」
说完,迅速解下腰带,
转过身来趴俯在房内唯一一张桌子上。
「请您疼怜。」
「他奶奶的熊!去你妈的甲甲!」
「甲甲?那是什么?能吃吗?」
「……快把裤子穿上!」
洛红只是瞪了他一眼,看着堤提必慌乱地拉上裤子。
「堤提必,你在我门下也有五年了吧!」
「回师父,到月底正好五年整。」
听到不会被捅菊眼,堤提必宽心不少,
回话也有精神了点。
「那你可知,性技的要领为何?」
「这我知道,
是不是‘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
「不是!那只是抽插心经十六真言。」
「那必然是‘八浅二深,死往生还、右往左往。’吧!」
「不是,那不过是啪啪宝典十二要诀。」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以无招胜有招。」
「……」
「那肯定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炼丹服药,内外皆通。’?」
「等……等等,别再乱猜了,而且后面两句根本跑错棚了。」
洛红挥了挥手,制止了堤提必天马行空的猜测。
「师父,那我可真不懂了。」
「你不懂是自然的,因为我根本没讲过。」
「……」
「你听好了,性技要领仅有寥寥二十字,
那便是‘大屌不工,重剑无锋,天下性技,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堤提必听罢洛红此言,
有如醍醐灌顶,许久不能言语。
过往洛红所传授给他的性技,
是支离破碎、分裂四散的,
但今日有如打通任督二脉,
过往的回忆渐渐从零碎编织成网,
顿时间,堤提必感到自身性技升华至更高的境界。
许久,堤提必才开口言道:
「师父,但外头那些同桌们……」
随即,洛红又挥了挥手制止了他
「外面你的同桌不过是群酒囊饭袋,
学些性技在乡里之间逞逞威风还行;
唯独只有你具备贯古通今的性技才能,
更何况这二十字本是你父亲传授给我,
而今日我再将这性技要领传给他的独子更是合理不过。」
说完,便有如了却一桩心愿似的阖上了眼。
「师……师父!你不要死啊!」
堤提必大惊失色,慌忙奔向前去摇了摇洛红的肩。
「干……我只不过想模仿昨天看过的野台戏剧情,
你摇那么大力是勒冲撒洨?」
「抱……抱歉!师父。」
「今日你母亲央人送来电报,
说是你父亲遭人诬陷入狱,
私吞山西布政司的五千两白银,
被人日夜拷打审问,
你父亲年老体衰,恐怕是活不久了;
而我这儿的性技你也学得差不多了。
堤提必,你就快点返家去吧!」
不消数日,
年迈的沙也加便熬不过狱卒百般虐待,
便在狱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刚好赶及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堤提必,
紧握著父亲逐渐冰冷的双手,
在牢狱里嚎啕大哭不已,旁人无不为之哀恸。
「孩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而被剥去爵位的堤家,成了朝廷的清算对象。
「儿啊!吾家已经被朝廷弃之如敝帚,
人人巴不得除之而后快,
我与你其他姨母年纪大了不害怕,
但是儿啊!你必须为了堤家活下去,
总有一天你一定要重振堤家的地位啊!」
堤提必的生母,其实仅约而立之年,
但失去丈夫的噩耗,严重地打击摧残她瘦弱的身躯。
「娘!我怎么可能弃您而去?这样是大大不孝啊!」
堤提必嚎啕大哭,紧紧抱着怀他十月的娘亲。
「娘与其他姊妹都几十岁人了,不怕;
但你还有大好前途,你还肩负著堤家性技的传承。
来!答应娘亲,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知道吗?好好地活下去。」
说完,就静静地阖上了眼,再也没睁开过。
痛不欲绝的堤提必,告别了其他姨母,
告别了从小生长的奉化溪口,
躲避众多官兵的追捕,
来到了钱塘县,也就是今日的杭州市。
而在钱塘这里,
他将遭遇一场惊心动魄的奇妙际遇,
也将遇到改变他一生的挚友,
更为他后来的行动埋下远因。
先PO(1)~(3)
等下有空回来再PO剩下的部分
作者: srwcc (老马)   2016-08-14 20:42:00
推!
作者: n98802001 (小小賓)   2016-08-14 20:43:00
作者: opppp (( ̄▽ ̄)/一试成主顾m)   2016-08-14 20:48:00
嗷呜明天再看 ( ̄▽ ̄)a对rrrrrrrrrrr~~ 暂时解脱了,呀比!不过这段期间错过太多东西,跟不上世代惹QQ
作者: luxia (阿紎)   2016-08-14 20:56:00
oppppppppppp
作者: opppp (( ̄▽ ̄)/一试成主顾m)   2016-08-14 20:59:00
露西亚雅哑蕥厊庌~~ 恩嘛~~ -///-
作者: luxia (阿紎)   2016-08-14 21:03:00
opppp我好想妳,文生都一直欺负我呜呜呜呜呜呜
作者: opppp (( ̄▽ ̄)/一试成主顾m)   2016-08-14 21:05:00
矮额文生糟糟,臭男生走开 (推)XDD
作者: cattoy (喵,玩具。)   2016-08-14 21:17:00
作者: mulder58 (西醒)   2016-08-14 21:21:00
作者: opppp (( ̄▽ ̄)/一试成主顾m)   2016-08-14 21:56:00
啊!不知不觉看完惹0.0 等你有空 老是错棚蛮逗的
作者: zeta203 (骑士总冠军!!)   2016-08-14 21:57:00
good
作者: rockbluer (黑羽飞)   2016-08-14 22:46:00
作者: akira22021 (赖青)   2016-08-14 23:59:00
推,终于看到了,有些梗真让我爆笑出来!尤其错棚部分
作者: samson5441 (上海漂泊)   2016-08-15 00:44:00
推推推
作者: JenniferG (行動代號:珍妮佛)   2016-08-15 01:57:00
真的很靠北XDDD
作者: owl2006 (owl)   2016-08-15 08:54:00
第一句话想的是堤拉米苏....
作者: Lume0117 (曼特宁..)   2016-08-15 19:59:00
XDD

Links booklink

Contact Us: admin [ a t ] ucp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