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北印度游记【二十】乌麦巴旺、加斯旺萨达

楼主: polesirius (ff)   2021-07-30 11:54:40
~※ 乌麦巴旺皇宫、加斯旺萨达陵墓 ※~
图文网志版: https://blog.xuite.net/sirius99/blog/589921485
(这是个被耽搁很久才终于完成的游记)
从“千柱之庙”走出,我看了看手表,单单一座建筑竟也花了两小时半,想当然尔,
胖司机大叔又用惯常的臭脸迎接我了。不由得想着,如果我索性待到关门送客,他会不会
气到倒地?
由于接续的目标单纯,就是拉车至“久德浦尔”,离太阳落山也还早,胖司机再次驶
入他喜爱的风土路线,带我去看老牛转圈磨芝麻油。虽然我没多大兴趣,能下来走走,让
坐太久的臀腿神经别坏死也是不错,哪知在这乡野之地又遇见帅哥了。老牛的主人脸蛋稚
嫩,因着少年白而发色略灰,不过晶亮大眼配上腼腆笑容依旧可爱。令我惊吓的是,他居
然已经结婚了,太太就是旁边的沧桑妇人,这好失礼,我一直以为那是他母亲啊。到底是
小弟太会保养,还是真的遇上母子恋?
瞎猜之际,胖大叔一直要我尝尝这芝麻油的味道,反常的殷勤让我怀疑他其实想害我
接续的日子狂腹泻,因为那油就混在烂泥里,浮着白色泡沫,藏了多少虫尸细菌都不知道
。除非,尝了能跟小弟一样回春,那我就管他的,立刻喝一桶。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久德浦尔”,安排的旅馆依旧豪华,中庭还有传统表演
,可惜没什么人捧场,乐师只能缩在台边吹冷风等待,好不容易有像我这样乱入的,才赶
快敲敲打打。原以为会看到概念里的印度舞蹈,也就是舞者曲弯手臂、捻着手印,眼眸随
奇妙曲节,灵动顾盼。但“拉贾斯坦”有自己的传统路线,于是便见舞者一身彩衣,顶着
盆罐快速旋转,让裙摆飞扬如伞。
翌日,开始在这座城市的行程,由于昨晚忘了给胖司机小费,趁上车想起来的时候,
赶紧把两天份的一起补上。以往他都是用种奇怪的表情,对我的遗忘说“No problem”,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表示我每天只给五美元太少,说现在的行情是十美元,且通常一
车都会有三四人,他服务又一向很好,言下之意就是他的价值比十美元还要多很多。
他絮絮叨叨讲着他每天四点就起床盥洗、洗车,把一切弄得干干净净,我忍不住回嘴
“可以不用每天洗啊,我没那么挑剔”,心里同时嘀咕“不如早点带我去景点....”。他
又补充我去看景点时他都没溜去哪也没吃饭,随时在车旁警戒、顾行李,留意我是不是回
来了。呵呵,这更没必要了,饿就去吃啊....
我不置可否地跟胖司机应着,然后偷偷LINE给业务,毕竟当初是讲好五美元的,业务
也回得很快,说不用理他,可是胖大叔都把话挑明,我若继续给五美元,不就摆明杠上了
。先前他一直抠我时间,搞不好就是觉得我少给,再不服侍好他心情,都不知道后面还会
有什么烂招。
在烦心中,我来到今天的第一个景点“乌麦巴旺皇宫”(Umaid Bhawan Palace),
它屹立在城市外围的小丘,土黄砂岩令其有着稳重份量,远远就可以看见它巍峨的形姿。
这座近代砌建的宫城看不太出印度传统元素,反而比较偏西方路线,以巨大拱顶为视觉中
心,周边衬上几座高塔,增添参天气势。
在行道上走着望着,一群吵吵闹闹的印度年轻人从后方涌了过来,领头的青年虽有点
流氓气质,不错的长相还是让我不禁多瞄几眼。哪知目光尚未收回,他们就团团把我包围
住了。不会吧,难道印度也跟台湾一样,小混混都瞄不得吗?一瞄就是三字经连发,然后
往死里打?
幸好,印度果真就是印度,这群人一拥而上只是想跟我合照,差点把我吓死。而帅哥
老大既送上门来,自然请他顺便帮我跟后头皇宫合影,本来也想问他给不给拍,但怕这么
一问就真的是讨打,还是算了。
一路走到行道尽头,正面的大门居然设了路障,只能从左手边的侧门进去。这让我有
点失望,虽然知道过往的大君后裔仍住在这儿,皇宫也有很大一区被改建为旅馆,还是想
加减看看入口雕琢啊。
随着指示步入左侧的小博物馆,先看到的是皇宫的微缩模型,资料上说皇宫有着宝座
厅、私人和对外的议事厅、以及华丽的舞厅,应该都在拱冠与群塔下方的主建筑吧。而外
环的那些中庭跟翼楼,极有可能便是被改建的旅馆,睡一晚索价数万,尊爵不凡。继续往
里走,沿途出现一些宫内房间的照片,能见不同纹路的大理石空间,各样金质装饰,还有
张手绘的拱顶大厅,仿佛正说著:“想看实景吗?掏出钱吧。”
博物馆是个长拱状的大厅,两端切出的弧顶有很繁复的壁画,一边为不知何年代的战
场杀伐,一边呈现大君的豪奢游行,背景正是我所在的皇宫。这么大的空间展的全是大幅
绘像与照片,文字密密麻麻让人很懒得阅读,直觉推测应该都是在讲述大君的丰功伟业。
据说在二十世纪初,这边发生了干旱与疫病,民不聊生,当时的大君“Umaid Singh
”为了增加人民的工作机会,决定盖一座华美的宫殿。这理由让我有点傻眼,如果是心怀
悲悯的领导者,应该直接开国库洒钱放粮了,若要秉持“想有所得必须先付出”,拿这些
本来能救人的钱去盖享乐的皇宫,人民一面搬石头,应该一面火冒三千丈吧。
可能就是因为这座建筑杂了人民的血汗、怒气与怨念,大君在此住了四年就去世了,
儿子也因飞机逝世而早夭。我不禁想着,现在花了大钱来这儿住的贵客们,晚上是否会听
见奇怪的声音。
除了大厅,隔邻还有一间较小的,展示大君收藏的艺术品、缀金饰银的杯碗瓢盆,也
能看到起居摆设的示意。亮眼的是些不同主题但都颇为精致的古董钟,有的仿著动感的飞
驰马车,有的呈现了人物掀帘而出的慵懒时刻。
或许觉得我们这些贫民花了门票却仅在边陲地带走晃很可怜,厅后的小中庭是开放的
,能以较近的距离观察皇宫外壁的图腾刻凿,但就这样了,高墙依旧残酷切分出两个世界
,里头是未知的金碧辉煌,外头只能干望着自己想像,想想也挺讽刺。
无奈走了出去,外头隔着大花园还有间车辆展示厅,可是玻璃反光严重,我瞄了几眼
就放弃了,反正对车本来便没兴趣。不过这地方倒是处很好的全景拍摄点,能以比较正视
的角度,欣赏皇宫的匀称身姿。
快速访过“乌麦巴旺皇宫”后,我坐上车转入城市,进到热闹的市集。市集的钟楼也
是个景点,可惜几秒钟就在车窗外过眼了。会穿来这儿,是因为有跟胖大叔提过想买茶叶
,他说这城市卖的品质不错,谁知当来到他推荐的店家,门面普普通通,甚至可说有点简
陋,让我颇担忧会不会只是胖大叔的业配伎俩,幸好店小归小,柜架上茶跟香料的种类还
满多。
我先拿了“大吉岭春摘”、“阿萨姆”、“尼尔吉里”这三样印度知名茶种,在闻过
一堆加味茶后,挑了荔枝和芭乐这类比较稀奇的。本来想买最特色的马萨拉香料茶,但拿
在手里盯了一阵还是放回去了。后来上车顿时有点后悔,因为这些印度茶在当地买其实很
便宜,也不懂那时是在小气什么,只能安慰自己,买太多又喝不完。而回国后开来试泡,
除了加工茶比较有点人工香料味,三种纯茶竟都满到位,相比某些华美店里的精致罐装茶
,CP值高得很令我意外。
至于马萨拉香料茶,其实还有后话,由于一路上在旅馆餐厅喝到的不仅醇厚,香气又
很特别。我到旅程的最末,某间路边的小纪念品店终于手滑了。那是在很多家都可看到的
类似商品,布套有着各色纹绣,我挑了个白布套银色纹路的,想至少也有些许纪念意义。
谁知,回去一泡,还真的只能当摆饰,不仅要下很多的量才有茶感,也没什么香料味,难
不成还得自己配自己加?唉,印度纪念品店的东西真的不能太相信啊。
买完了茶叶,我们又上车从市区北边穿出,来到另个景点“加斯旺萨达”(Jaswant
Thada)。它同样位于小山丘,步道由湖边攀上,沿途可以看到不少小贩,还有人拉着奇
妙的乐器,将共鸣箱抵在胸口,模样像二胡但弦多了几条。赭红围墙的入口相当精致,以
两座小塔亭戍守阶道,当踏着步阶,便可以看到主要建筑在上头渐展身段,像是为了反衬
一般,白色大理石叠砌著,于蓝天下净洁如雪。
稍早看的“乌麦巴旺皇宫”外观已投入西方怀抱,这儿的仍很印度风,感觉有受到蒙
兀尔人颇深的影响,除了中央拉尖的塔顶外,其余皆是带着拱顶的“Chhatri”饰亭,大
大小小地缀于屋顶各处。我从喷水池所在的中轴抬望了片刻,往上走到屋前,它壁面的雕
凿也不马虎,带着瓣缘的拱弧接连着,间处用花团点缀。令人疑惑的是,看来应为大门的
带簷廊口,竟布著无法进入的致密网窗。
想了想才知道自己搞错了,这并非横式而是纵向的建筑,入口其实在侧处。绕过转角
,果然有个拉伸出拱簷、携著许多雕纹的华门。走了进去,所谓的“加斯旺萨达”其实是
“Jaswant Singh II”的陵寝,因此两侧墙面挂了不少纪念照。殿中以厚实柱板围出空间
,坛桌上放了大君照片,本以为如此慎重其事隔分为禁区,底下应便是棺冢了吧。但当走
到厅尾,又看到一处走小巧风的祭坛,龛室内也敬著照片,这把我搞糊涂了,难道葬在这
儿的不只一人吗?
在胡猜中逛了出来,我继续于外环区走绕,尽管是墓园,却不觉阴森,赭红雕花栏衬
著精致的雪白殿体,摆摇林叶为框,是挺不错的构图。而当走至花园,几座以拱柱环围的
小敞殿栖立著,又是另幅景画。有看到文章提到,主殿是纪念瞻仰性质,真正的棺冢则深
埋于此,即便如此,上头雕琢还是让我忍不住拿相机记录,希望没因此扰了大君沉眠。
除此之外,从边处再往远望,秃褐的岩面尚有几座零散小建筑,它们相对之下就简朴
多了,或许是身分比较低微的大君后裔吧。重点是,由这个角度还能望见我下午的目标,
也就是“久德浦尔”最知名的“梅兰加尔堡”,它立于对处山头,仿佛本为峰岩的一部分
,只是风沙如刃,将它切凿成刚冷的方直块体,想着里头匿藏的华美殿室刻凿,我的心情
不禁激昂起来了。

Links booklink

Contact Us: admin [ a t ] ucptt.com